轉發《中國科學院院刊》文章:《夏建白院士:有效節約地使用科研經費》
轉發每日經濟新聞:《專訪半導體所研究員吳南健:人工智能視覺系統芯片將顛覆...
“走進半導體的世界”——半導體研究所成功舉辦2019年公眾科學日
半導體所共同主辦的2019國際高性能大數據暨智能系統會議(HPBD&IS 2019)成功召開
半導體所在石墨烯上外延深紫外LED研究中取得新進展
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張亞平一行調研半導體研究所
半導體所銻化物半導體量子阱激光器研究獲得重要進展
關于“中科院半導體研究所參與運營SMCD項目”虛假報道的聲明
北京分院協作四片召開2019年度工作啟動會
半導體所舉行“紀念王守武院士誕辰100周年”座談會
官方微信
友情鏈接

轉發《中國科學院院刊》文章:《夏建白院士:有效節約地使用科研經費》

2019-06-11
 

最近翻翻舊書,看到一本工人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《一個中國人看世界》,作者是吳季松。作者小傳里介紹:“吳季松,1944年生。1967年畢業于清華大學工程力學系。1979—1981年在法國核研究中心進修并工作。1982年轉入國際學術交流工作,曾作為我國代表團科學顧問小組成員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22屆大會。現為(1987年)中國科學院國際合作局計劃調研與國際組織處副處長。”


《一個中國人看世界》,工人出版社,1987 年 4 月出版

這本書主要是世界各國的游記,但是其中一章“我所在的研究所”今天看了還有現實意義。當今中國科研中存在的問題30年前作者就有所體會。這一章的最后一段:“在國外時,和去學習進修或工作的朋友聊起來,幾乎沒有人不說,為什么在國外比國內的成果多呢?是洋面包能使人聰明嗎?絕對不是。是導師高明,設備先進嗎?也僅僅是一部分原因,甚至只是一小部分。沒有繁重家務,分工明確,有條不紊地工作,還有最重要的,擺脫了莫名其妙的流言蜚語和錯綜復雜的人事關系的糾纏,恐怕是更重要的原因。在這個科技工作者大有作為的時代里,我們要展開一場創世界紀錄的百米賽,不搞擋人、擠人,不用控制速度、保持實力,更不是美式足球,必須打倒別人,自己才能向前跑。全體科學工作者應當真正肩負起現代化的歷史重任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國的科研管理制度年年改,月月改,可是越改人事關系就越來越“錯綜復雜”,科學家們整天忙于處理這種人事關系,怎么能做到安心、有條不紊地工作。這個題目太大,我還是回到我自己的題目:“有效節約地使用科研經費”上來。
文章中有一段是“國際學術交流”,其中說道:“不少人以為歐美各國的學術交流是十分頻繁的,這并不完全正確。我所在單位屬于西歐原子能聯營,大約是國際學術交流最多的單位之一。這里的情況怎么樣呢?”

 “由于西歐各國距離很近,從巴黎到倫敦出差,就像北京到天津一樣,因此在英、法、德、意之間的交流是十分頻繁的。但是對于去美國、日本出差、開會則控制很嚴,好像并不比我們現在(1987年)出國容易多少。對出國人員質量也十分注意,沒有較大成果的中級研究人員大多沒有因公去過美、日,能出去的人則在國外努力工作,回來后認真總結,做到次次有收獲,否則難以再去。”
反過來看中國,這幾年科研經費增加很多,因公出國出差開會成了常事。據說,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的國際會議,參會最多的第一是舉辦國,第二就是中國了。中國科學家申請科研經費,其中一項就是國際交流。只要項目獲準了,經費就有保證,不需要再批準和回來交賬。
        另外,中國科研管理的財務制度有一項很奇怪的規定:“科研經費當年沒有用完的就要收回,因此在計劃里的就要盡量花完”。出國開會就是花科研經費的一個重要途徑。科研經費的使用與一般的工程項目不一樣,隨機性較大,不像工程項目那樣能按年度計劃進行。要一個科學家把今后3年或者5年內的所有開支都詳細寫出來,真是天方夜譚,不知道管科研經費的人懂不懂科學研究的規律。
        要鼓勵科學家有效節約地使用科研經費,不是越多越好(看與他的成果是否成正比)。應該是鼓勵節約,把省下來的經費用到下一個項目中去。
出差、國際交流費只占科研經費預算的一小部分,重點是科研經費的分配。如果分配不當,既達不到預期的效果,又產生不良的導向作用。一般科研經費的分配主要決定于科研成果的評價和預期結果。
        如何評價科研成果,在中國又是一個大問題。文章中說:“在歐美,判定一個科研項目是否有成果,只有兩個標準:一是在實際生產中是否有效益,二是在國際競爭中是否有地位。”“能用于實際生產的成果,一般向國家申請專利,或者直接賣給公司,以經濟效果判定成果的大小,專家、權威的空洞評語一般是不起作用的。”“為了得到資金,不少研究所在上報成果時,也極盡其夸大之能事,故作玄虛。但是主管部門懂業務,知行情,要求嚴格,辦事認真,被瞞過去的不多。”
        中國過去科技管理部門被國際壟斷出版集團迷惑,將影響因子作為評價科研成果的唯一標準。近幾年由于科技界的呼吁,情況有所好轉。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出臺了要鼓勵0—1的科研項目,就是原始創新的項目。但實際做起來,困難和障礙很多。直到現在,國家重點實驗室的評估還要計算發表文章數和相應的影響因子。為了過關,實驗室不得不安排一些人做一些“時髦”題目,以便增加影響因子。
        就像文章開始所說的,吃米飯的中國人不比吃面包的外國人差,再說日本人也吃米飯,為什么這幾年日本的諾貝爾獎連連不斷,而中國人好像離諾貝爾獎越行越遠。希望這種情況能引起相關管理部門的注意。就個人來說,應首先從自己做起,從腳下做起,有效節約地使用每一分科研經費。



關于我們
下載視頻觀看
聯系方式
通信地址

北京市海淀區清華東路甲35號 北京912信箱 (100083)

電話

010-82304210/010-82305052(傳真)

E-mail

[email protected]

交通地圖
版權所有 ? 中國科學院半導體研究所

備案號:京ICP備05085259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52 中國科學院半導體所聲明

小青钱APP